阮沐希慕慎桀小说

第60章

1天前 作者:楚谡

第六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重逢让赵锦之难以平静,她跪在香雾缭绕的供香龛前面,有些茫然地看着龛中的牌位,上面用小楷端端正正地写着“先世三品淑人葛氏之灵”,用普通的朱砂描的,显得朴素而庄重。而上则悬挂着一块小小的匾额,提着“祖德流芳”四个字,瓜果糕点一应俱全,看着这一尘不染的模样便知道是经常清扫勤换的。

赵锦之有些头晕,但还是一丝不苟地磕了三个头。

程稽业不忍心好容易回到身边的女儿多跪,便赶紧让赵锦之起来了。他取下挂在壁上的画像,将蒙在上面的黑绸拂开,叹口气道:“这便是你母亲,小时候你奶奶便总说你与你母亲长得像,我还偏生不信,那么小的一个婴儿,眼睛脸儿都圆溜溜的,怎么看得出像不像的?今天重新见到你,才发觉你真的像极了你母亲。”

赵锦之扶着桌沿站稳,眼睛还是有些模糊,揉了揉眼,定睛一看,只见泛黄的画纸上一个挽发女子折花侧身而立,笑容淡雅,眉目娴静,生得十分端庄。

赵锦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面颊,只是画中人比自己多了些闺秀恬雅的气质,这是自己学不来的。

“父亲,娘她……是怎么去世的?”赵锦之抽了抽鼻子问道。

程稽业脸上没了惯有的狡黠和锋芒,望着窗口的模样瞧着不过只是一个丧偶多年的孤寡之人。

“都怪我当年直肠子,在皇上面前不知遮拦,又遭了朝廷上小人的弹劾,那日皇上盛怒下命抄家,你母亲正在坐月子,她身子本就孱弱,一惊之下便落了病根。后来在囹圄之中带了几个月,没等到重见天日的时候,便撒手人寰了。”程稽业淡淡地说,“还把你弄丢了,让你在外流落吃苦这么多年。都怪我,唉。”

赵锦之面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重臣父亲,依旧十分拘谨,她想要安慰地拍拍父亲弯曲的脊背,手伸了一半,却还是缩了回来,她想了想才说:“不怪您。您这是为人臣子的忠孝,母亲……一定会以你为傲的。而我,爹娘一直待我很好,甚至从来没告诉我,我并非亲生。直到上个月找到了他们去世前留下的这个匣子,才明白了其中的原委。”赵锦之轻轻抚着被程稽业放在桌上的紫檀木匣子,说着说着,鼻子便有些发酸,于是适可而止地没有继续下去。

程稽业转而望向赵锦之,平时如同刀刃般锋利的眸子里透着慈爱:“好了,咱们暂且不多说往事,也不论你究竟为何会被绑着送来运司衙门。来日方长,你且先去厢房休息休息罢。漱儿。”程稽业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忙改口道,“锦之。”

重见的局面赵锦之已经在脑海中想过无数遍,原以为会痛哭流涕,只是没想到如此平静。

关上了门,陌生的房间之内便只有她一个人了。

窗外是一个空落落的小院,庭院内左右有两棵树,一棵苍劲盘虬,另一棵则瞧着耷拉着,甚是没生气。秋意越发浓了,黄叶时不时从枝端飘下来,乘着风摇摇晃晃。这干净朴素的模样倒是与原先所见的几个宅子相去甚远,倒侧面表明父亲做官的清廉正直。

一个早上水米未进,赵锦之平复了心情之后才觉得饿得胃疼。幸好桌上摆了一碟晶莹剔透的冰糕,本不该在空腹之时吃些生冷的东西,只是赵锦之懒得唤下人,便信手拿了块冰糕慢慢抿了一口。

她边吃边想着,安陵为何要将自己扔到运司衙门?且她是从何得到自己藏在柜子里的匣子的?自己与父亲相认究竟对她会有什么好处?

就算安陵想让自己与燕然生出嫌隙,可她就不想想赵锦之有手有脚,自然能回到明玉轩,找燕然把话说清楚。到那时候,安陵在燕然那里可不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吗?

赵锦之想了片刻便觉得有些头晕,眉心突突地跳个不停。她放下凉丝丝的冰糕,里边浸了薄荷汁,吸一口气都有些寒意。赵锦之揉了揉愈发疼痛的胃,后脑勺被打到的地方肿了个大包,一碰便疼得呲牙咧嘴。

自己这个模样亲自去找燕然怕是不可能了,赵锦之喊了半天人,也没个下人前来。

罢了罢了,赵锦之决定先打个瞌睡,就一柱香的时间,等脑子清楚些就立刻找个丫头去明玉轩找燕然,至少让燕然知晓自己的下落。

如此打定主意之后,赵锦之便和衣趴在床榻上闭上了眼睛。

只是天不遂人愿,万万没想到,赵锦之恍然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暗,她一个鲤鱼打挺便从床上起来,刚一下床,那不争气的胃便开始如同针扎刀刺似的绞着疼。豆大的冷汗在额上凝起来,疼得她腿一软,咕咚就直接照着地板坐了下去。

倒把正巧推门进来,被程稽业拨过来侍候的小丫头吓得不轻,“咣当”一声响,将装着洗脸水的铜盆摔到了地上。

坐在赵锦之床边的程稽业此时瞧着甚是担忧,又有几分自责。从没做过父亲,自然不知道如何照顾人,甚至重逢的喜悦之余都忘了女儿的饥寒之忧,这才让将近一天没吃东西的赵锦之昏厥过去。

郎中把方子递给旁边的丫头,提着药箱对程稽业道:“令嫒不过饿得急了,又思虑过甚,这才一时眩晕,并无大碍。”

赵锦之方才喝了些菜粥,这会把自己缩成一团睡得迷迷糊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