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沐希慕慎桀小说

第五章 蹭一蹭电脑

1个月前 作者:巫马行

09年夏末。

燕京海曙花园。

夜晚的风并不凉爽,反而带着一丝丝的燥热,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林夏夜跑完回家以后,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坐在了书桌边上,习惯性地拿起沙俄作家契科鲁的小说《最后一便士》继续看了起来。

可惜,有些心绪不宁。

既为拥有自己人生中第一本出版书籍而觉得期待,又生怕这本书实体销量不好,然后被拦腰斩断,最终淹没在书海中泛不起任何浪花。

随着08年3G渐渐普及,电子阅读逐渐占据主流,台岛的繁体经历了最后的余晖《校花攻略》之后,终于每况日下,莫名开始有苟延残喘之势,步入09年以后,这种趋势更为明显,上半年青鲜网出版的台岛书籍,百分之八十都出不完几册就拦腰斩断,很多知名的作家都无法避免。

网络阅读时代的兴盛对实体书来说,真是一个沉痛的打击。

一个时代的进步,自然会淘汰无数的旧物,徒劳逆势挣扎,只能是遍体鳞伤,徒增痛苦。

林夏非常明白这个道理。

“希望能多卖几册吧,担忧终归没什么用!”

窗台边上,林夏吐出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患得患失的情绪,继续看起书来。

只是,没看几页,心中又不自觉浮现出张胜的模样,随后下意识地又看向了桌边的毕业照。

毕业照的角落里,有一个很容易让人忽略的空缺位置。

那个位置是张胜的。

张胜缺席了拍毕业照,不但缺席了毕业证,甚至连高考完的最后一堂课,张胜都没有去上,更别说是那天晚上的谢师宴、唱歌、稀里哗啦的告别……

好似所有人都沉浸在这离别的情绪当中,又好似是所有人下意识地忽略了有张胜这么一个同学?甚至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大概是以后的同学会,以后回忆起来的时候,都不可能有张胜的名字,更不可能有人记得他,林夏突然觉得张胜像一粒尘埃,虽然存在过,但被风一吹便轻轻散去消失得无影无踪,轻轻而来,便如轻轻而走。

林夏默默地抬头望着天边那一轮皎洁的月牙,看了许久许久后,又闭上了眼睛,心中泛起一阵疑惑。

“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张胜?”

………………………………

“我只是一个保安!”

“保安也要有梦想,人如果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行行行,那您别跟我聊梦想了,您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您请回吧……”

“许哥,你瞧瞧你现在气宇轩昂的模样,将来绝对是一位能干大事的人,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格局,要格局,保安有什么不好的,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

“……”

保安室内。

许博文的忍耐值已经到极限了,但作为保安之一的张博文终归是没有一巴掌将眼前这个戴眼镜的青年给一下子呼出去。

这是一个不请而来的主,踏入保安室以后,便赖在这里说什么都不走了,不但不走了,而且还满口都是什么“梦想”“格局”“信仰”……

特么!

他就是一个臭看大门的,他能有什么梦想?

许博文懒得理张胜。

兴许是看到许博文终于不再理自己了,张胜也觉得无趣,终于不再东扯西扯的,而是换了个方向,在保安室里闲逛了起来。

保安室里除了一台电脑以外,也没什么贵重物品,许博文自然不觉得张胜这货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搬电脑,也不可能给他碰电脑,想着这鸟人在这地方呆久了就会觉得无趣,会熬不住自行离去以后,许博文也没有再管。

然而……

时间一点点过去,张胜终归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是自顾自地找了把椅子,陪在许博文身边陪到了下半夜……

“你到底要干嘛!”

许博文看着精神头极好,还饶有兴致地打量这,打量那,好似永远都不会厌倦之后,许博文终于无语了。

“哥,你会电脑打字不?我就觉得跟你有眼缘,要不教你电脑打字?”

“这是监控电脑,看到了没?监控电脑,不能打字!”

“我懂啊,这旁边不是有一台没用的吗?”

“我特么一个保安,要打什么字!”

“保安怎么了?我说了,三百六十五行……”

关闭